评委我紧张我能拿着手榴D吗👀💦

女票💖语清宵
我在家里有猫了 外面的不要

【嘉金】浮鲸

哈哈哈哈哈一定要大晚上给我看教科书一般的嘉金吗夜宵老师你这女人!
我凭本事冰的可乐为什么要煮着喝!【大喊大叫】
初灯夜晓:

浮鲸
◎ooc,逻辑死,勿考究
◎生日快乐! @鲜血裁决

Section Ⅰ 寻找海之巨人

“你觉得我们能找到它吗?”金盯着水面轻声问道。他朝着带着厚实手套的双手哈气,一团团白色的雾气从嘴中冒出,像是城市中排放着尾气的车辆。脸颊受到冰冷空气的刺激,有些泛红,像是女孩子们涂抹在脸上的腮红一般。

格陵兰岛总是这么冷的,可即使是这样,也妨碍不了金火热的内心。

嘉德罗斯摆弄着手里的摄影机,头也不抬的回答道:“也许。”

金并不在意他的冷淡,这两个月来,他对嘉德罗斯有了一个基本的认识。他这么说,只是想找人聊聊天,说说话,分散自己的注意力,缓解一下紧张的心情。“之前就想问了,嘉德罗斯,你为什么会来这种地方呢?”金盯着海面上的浮冰,搜寻着他所希望的身影。

调试着机器的手顿了顿,不咸不淡的声音传来,“你呢?”

金听到他的声音愣了一下,随后把目光投向海面,那目光仿佛可以穿过海面,直达海底看清海面下面的样子。

“这并不是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我也和普通的人没有什么区别,甚至,我是普通人中最普通的那种人。”

“可事实上你并不普通。”这是嘉德罗斯第一次语气缓和的和他说话,金色的发丝比金的头发明亮上不少,鎏金色的瞳好似打磨切割好的黄钻一般。换而言之,整个人都像是在闪闪发光,耀眼而夺目。

他不应该被隐没在风雪之中。看着嘉德罗斯灿金色的发丝,金总是这么想着。

他搓了搓双手,“我11岁那年,乘坐的轮船遇到了虎鲸群。他们和我在海洋馆里看到的并不相同,更有活力,更加迷人。它们在海面上翻身,溅起了巨大的水花。”金停顿片刻,笑了起来,“叫声也很可爱。”

“你很难想象,它们有着帅气庞大的外表,却有着可爱至极的叫声。”金的表情里是显而易见的喜爱,他的表情忽然变得有点古怪,“不过,据说它们很喜欢说脏话。”

金咳嗽两声,“后来我致力于研究动物,尤其是鲸类。大学的时候我加入了ops,然后直到现在,我依旧奔波着。”金朝嘉德罗斯友善的笑了笑,就像他对待鲸鱼那样笑一样,“会不会很无聊?我想你的经历一定比我丰富精彩得多。”

他热爱着海洋,以至于愿意为海洋付出一生。

嘉德罗斯转头看向海平面,他觉得金很傻,但是却不得不佩服他,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把短暂的一生都交付给大海。

“那里!”金发出短促有力的声音,他站了起来,握住栏杆,指着在浮冰的遮掩下,并不是很明显的黑色身影。

嘉德罗斯看着那个身影,眯起眼睛,不由得质疑道:“你确定是那个?”

“等一下,似乎,似乎……”金探出半个身子,迟疑的吐出后半句话,“不太对?”

金用手指比量了一下,船破开冰慢慢向其靠近。

“哗啦!”这是出水的声音。

嘉德罗斯抱臂挑了挑眉,金则是尴尬的笑了笑,然后无奈的揉了揉头,“我们要找的可不是你,小家伙。”背部呈现蓝灰色,但有蓝黑色的斑点,圆滚滚的身体,这分明是一只海豹。

看来这只海豹以为这艘船是陆地,别想也不想的跳了上来。

金叹了口气,坐了回去,“看来今天运气不太好。”他看着满是无辜的海豹小声道。

他转头看向嘉德罗斯,“我们回去吧。”海豹似乎听懂了他的话,跳下了船,回到了冰冷的水里,摆动着尾鳍,游走了。

金伸了个懒腰,“好吧,我们回去了。”嘉德罗斯不得不把摄像机放回套子里,这样才能保证摄像机不会坏掉,至少坏掉的几率不会太大。“你放弃了?”金吸了口冰冷的空气,“怎么可能!只不过是因为要下雪了。”嘉德罗斯抬头看了看天空,难得露出了厌烦的神色。

看着他像是不开心的孩子一般的表现,金笑出了声,“这很正常,格陵兰岛终年有雪,你应该习惯的。”

金停顿片刻,“不过你也很幸运,因为你可以看到极光了。”他这么安慰道。

“只有真正站在雪地上,见过极光的人,才能真真正正的体会到那种宛若仙境般,令人神魂颠倒的美。”

金用那双水蓝色的令人有些恍惚的瞳看着嘉德罗斯,“只要看过一次,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而且……”金调皮的眨了眨眼。

“极光可比烟火漂亮多了,我保证你会喜欢的。”

嘉德罗斯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作为一名摄影师,他对色彩和美的捕捉总是很敏感的,光是看到极光的图片,他就能感受到那种惊人的美,一种来自于天然的美,比人工的美要真实很多,也自然很多。

说话的片刻,大片的雪花从天而降,很快就将两人的帽子,睫毛,衣物染成了白色,看上去像是铺满了霜糖的甜甜圈。

应该会很甜。

嘉德罗斯盯着金莫名想到,他并不喜欢甜食,但是此刻竟有些想要品尝的莫名冲动。他舔了舔嘴唇,冰冷的温度让他的大脑瞬间清醒过来。

金注意到他的动作,“饿了吗?我们马上就到了。”

嘉德罗斯暗自恼怒着自己,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金也不在意,“幸好我们离得不算太远,不然会很麻烦的。”

很快,两个雪人站在了门前。

听到门铃声的蒙特祖玛打开了门,看着两人一副雪人的样子,让他们快些进屋,而她则去准备热茶和食物。

一接触到屋内的温暖气息,洁白的雪花,快速的开始融化,两人快速的拍打着身上的雪花,让它们不要浸湿衣服。

拍打完衣服的金想往里走,却被阻止。

“等等。”嘉德罗斯拦住他,“怎么了?”金抬起头看着他,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嘉德罗斯微微低下头,睫羽遮住了鎏金色的瞳。金依旧保持着令人愉快的笑意看着他,蓝色的双眸在暖暖的灯光下,泛着柔和的水光。

嘉德罗斯伸出手,轻轻拂过他的眼前。

金下意识闭上眼睛,他感觉到睫毛被人轻轻触碰,羽毛拂过一般的轻柔感,耳边传来嘉德罗斯有些不自在的声音。

“有片雪花。”

金睁开眼,嘉德罗斯已经率先走向屋内,他垂下眸子,活动了下有些僵硬的脖子,也向里走去。

换下了厚实的衣物,金坐在桌子前,伸手拿过一枚甜甜圈,原味的,只在上面铺满了霜糖,白花花的一片。

嘉德罗斯喝了一口热茶,属于姜的辣味一下子在口腔中蔓延开来,哪怕不喜欢这个味道,嘉德罗斯还是皱着眉硬着头皮灌下了一杯。一杯热乎乎的姜茶下肚,胃和四肢立刻暖和起来。金舒服的不由眯起了眼睛,他看到嘉德罗斯几乎快要夹死苍蝇的眉头,不由提议道:“要不然下次不要喝姜茶了吧?”

“那要喝什么?”嘉德罗斯又喝了一口热水,试图清除口腔中的异味。给咬了一口甜甜圈,“喝可乐怎么样?”

“可乐里放几枚枣,一两片姜,放在炉子上煮。等到煮沸就可以喝了,以前姐姐经常在过年的时候煮给我喝。”金提到姐姐的频率不高,却也不低。

他看到嘉德罗斯似乎有些感兴趣的样子,就打开了话匣子。

“我们以前过年,是会去老家的,全是海草房,一股很浓厚的乡土气息。”金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贴春联,窗花,福字都要用浆糊,到处都是红彤彤的一片,地上还有鞭炮爆炸过后留下的红纸,看上去就特别喜庆,给人一种过年的感觉。每户人家从一大早就开始忙进忙出,到了晚上就是最期待的时候。电视机声,笑声,搓麻将声,还有礼花和鞭炮,夹杂着年夜饭的香气,那种感觉。”金说的景象是嘉德罗斯不曾经历过的,但他依旧能勾勒出那种热闹的景象。

“不过,现在年味越来越淡了。”金用白皙的手指扣着杯子。

他抿了抿嘴,“而且那片区域被拆除了,所有人都住进了楼房里,年似乎也不是以前那个年了。现在想想,居然还是以前最开心,总是期待着过年。”

金放下杯子,抬起了头,他有些愣住,“怎……怎么了?”嘉德罗斯直勾勾的盯着他,让他以为自己被一只猛兽盯住。

嘉德罗斯隐去视线,“没什么,雷德呢?”

“祖玛,我们今晚吃鳕鱼吧!”

说曹操曹操到,不愧是世界上跑的最快的男人。

金用纸擦了擦嘴角,朝着向厨房走去的雷德招了招手。雷德看到门口的鞋就知道他们两个已经回来了,他扬了扬手中的袋子。“老大,金,咱们今晚吃鳕鱼。”金点了点头,坐等他和祖玛大显神威。

吃了一个甜甜圈,肚子里有了东西就好受很多,金用手托着脸,“这几天运气不太好,明明是春季,到它们求偶的季节了。”

嘉德罗斯用鼻子哼了一声,作为回答,也不知道到底是在回应哪个。

金涉及到专业上就十分认真,“目前已知会在北极活动的鲸有六种,蓝鲸,独角鲸,抹香鲸,白鲸,虎鲸,北极露脊鲸。”

“所以你到底要找谁?”嘉德罗斯用手指扣击着桌面。

“北极露脊鲸。”金皱了皱鼻子,“又称北极鲸,弓头鲸,是生活在北极的唯一大型鲸豚种类。它们的寿命可达150岁到200岁之久!”金的语气高昂起来,双手握拳,显得有些激动。

他的语气忽然低沉下来,“不过十七十八世纪商业捕鲸开始兴起,虽然北冰洋的商业捕鲸是从19世纪开始的,但很快它就进入了濒危状态。它变得十分胆小,绝不会轻易出现在人类面前,它们的寿命长久,也导致它们记得人类对它们的捕杀。不像灰鲸,现在它们现在又和人亲近起来。”

金靠在椅背上,看着上方散发着暖光的灯,“有时候,我在想,为什么因纽特人以捕鲸为生,弓头鲸却没有濒危?为什么鲸鱼肉明明不能对人类起到任何作用,却还要捕杀?果然,人类是贪婪的。上帝说的七原罪,并不是错的。”

金伸出手,握成拳,“2007年,白鳍豚功能性灭绝,2018年唯一一头北方白犀牛死亡,北方白犀牛灭绝,世界灭绝动物坟墓里的墓碑每天都在增加。”

金垂下手,瞳里是深深的悲哀,“人类自以为改造自然是功绩,其实只不过是……”他的语调淡下去,只留下浅浅的呼吸。

金突然站了起来,脸上满是笑容,丝毫不见阴翳,“你想看看我做的笔记吗?”他的脸上没有任何悲伤,只有纯粹的决心和对生命的热爱。

不知道为什么,嘉德罗斯点下了头。

“可能有点多,去沙发上看好了。”金小跑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从书架上抽出了笔记,抱着几本厚厚的笔记走了出来。他把笔记放到沙发上,自己盘腿坐到了嘉德罗斯的对面。

嘉德罗斯拿起一本,翻开之后,发现这本上记录的是座头鲸,又翻了几页,除了文字记录,还有手绘的插图和拍下的照片,可谓是十分用心了。

“你为什么想找弓头鲸?”嘉德罗斯看着手中的笔记,抬头直视金的眼睛。

“因为……”金张开口。

“老大,金,吃饭了!”雷德的声音从厨房传了出来,同时还有这饭的香气,他端着盘子走了出来,蒙特祖玛也端着紧随其后。

嘉德罗斯看到被打断,便知道这个话题继续不下去了,他没有追究,“走吧。”他站了起来,走了过去。

金看着属于弓头鲸的那本笔记,翘起嘴角,蓝色的瞳中有着莫名的情绪,“哪有什么,为什么呀……”

tbc


评论
热度(32)
  1. 鲜血裁决初灯夜晓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一定要大晚上给我看教科书一般的嘉金吗夜宵老师你这女人!
©鲜血裁决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